我再也无法直视李绅的《悯农》这首诗了!

朋友问我,锄禾日了几个人。我答:一个啊,就是当午。她说不对,是三个,锄禾日当午,汗滴和下土。前面一个女生转过头来,幽幽的说:是五个,谁知还有”盘中餐”,”粒粒”也很辛苦。我再也无法直视这首诗了!

按方向键翻页
吐槽 (0)